在墨西哥打点滴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类别:工作生活 -- 医疗信息+ 关注海鸟网

 骄阳不再炙烤,空气不再干燥;脱下短袖,换上秋裤;时间流逝在买菜的路上,在做饭的厨房,在吃饭的餐桌。来到墨西哥,不仅仅在学习,也实实在在地体验了柴米油盐的琐碎生活。所谓生活,就是经历一切好的坏的,开心的伤心的,幸运的不幸的。来到这四个月,住了一次医院,也算是不枉此次留学之行。诸位,且听我在墨西哥医院的奇遇记,让我一“吐”为快。

那一晚,乘着每次都让我胃里翻江倒海的墨西哥式出租车来到了一家据说是哈拉帕最好的医院。朦朦胧胧之间,只看那摩肩接踵、人头攒动,只听那人声鼎沸、震耳欲聋。没错,这就是医院,最好的医院。挂号、问诊、住院、输液、输液、再输液,一瓶接着一瓶。换液体时简直在逼我做一个不讲文明不懂礼貌的坏孩子,催了一遍一遍又一遍,墨西哥身材的护士终于来了,不慌不忙、不疾不徐、悠哉悠哉。换好液体之后,输液管里的空气那么长的一大截。我又气又怕,已经时刻准备着自己拔掉针头,力挽狂澜。只见那护士仍然以墨西哥速度拿出一个注射器,一点点地把空气吸走,我才终于放下心来。唉!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墨西哥医院还有一项特殊的规矩,不允许病人坐着输液,于是我被迫在床上躺了二十几个小时。每次一坐起来,和蔼可亲的男护士就会微笑着提醒我要躺下。忍无可忍就无须再忍!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我和他据理力争,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然而一切都无济于事。男护士的理由很简单:坐着会摔倒。我被这个理由惊得无话可说,呆了半天,只能又躺下了。

二十几个小时里,我不停地与医生护士斗智斗勇,然而每次都是以我的惨败而告终,留下我独自一人穿着单薄的病号服在走廊的病床上瑟瑟发抖。发烧38.5度却不许我盖被子,理由是要散热。这是什么歪理邪说?!我不屑地向护士普及中国十分有效的“盖被发汗”法,希望他能尊重中国的风俗传统,最后的结果是我入乡随俗了。

被禁食禁水十几个小时后,我又开始抗议了。接待了一个如此“多事”的中国病人,也是难为这些医生护士了。医生信誓旦旦地告诉我再等等,医院会向所有病人一起提供食物的。再一次领教了墨西哥速度之后,我让同学给我带了些零食。刚吃了一口,就被抓了个现形,判决结果是零食没收,说服教育,耐心等待。过了一会,来了一个护士,给我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我的菜谱:三明治、水果沙拉、酸奶水。我满心欢喜地等着,这时,又来了一个护士,拿起我的小纸条看看,告诉我去外面的咖啡厅买。正当我疑惑之际,医生来了,我向他传达了护士的话,他也跟我一起疑惑。跟护士讨论了半天,告诉我要自己出去买,拿起了我的菜谱,一个一个枪毙,只剩下水了,外加一个果冻。再一次无语,再一次狂躁。

这医院我简直不能再忍,一再要求出院,软磨硬泡,医生终于同意了,我的春天就要来了!交款时,万万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就花了1700比索,震惊之余就剩下尴尬了,全身上下只有1350比索啊。收款的阿姨倒是不急,不停地安慰我,重新算了一遍,告诉我只要交1345比索就可以了。听到这个消息真的是百感交集、五味杂陈啊!我是应该高兴省下了400比索呢还是应该感动墨西哥医院太人性化了呢还是应该气愤这医院太不正规了呢?

出院后,感慨万千,这些医生护士要是在中国是不是每天都要挨打啊?比起墨西哥的看病难看病贵,祖国真的好得无可挑剔。这种生活经历一次就够了,强身健体,从现在开始。